siatm

Dominus.04

Shaw是在床上被一个视线不自然的盯醒的。她意识到自己床边有人之前,Root已经轻盈的翻上她的胯部,玩味般点着Shaw的胸口。
“在我发火之前,Root,你最好从我身上下去。”Shaw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一夜未发声的沙哑声线将她的声音衬托的更加迷人。
“是想先吃早餐,还是先吃我?”Root俯下身子靠到Shaw耳边,但下一秒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翻到了床上。
“对你?没兴趣。”Shaw翻下床,走出了房间。
真是个暴躁的puppy。Root玩弄着Shaw的被子,那上面残留的Shaw独特的味道让她感到安心。
Shaw迅速解决完早饭,换上了自己战斗时最喜爱的衣服,坐着马车赶到了竞技场。
“别让我失望,我的角斗士。”Root在她踏进竞技场之前留下一吻。Shaw翻了个白眼,拿上自己的匕首走进了竞技场。
她看到她的对手早已站在场中央,举着自己手里的剑向观众席上的人吼叫着,人们回应以更加兴奋的叫喊声。
Shaw歪头摸了摸耳垂,据说是上一届冠军的高大男子发现对方进场,将剑尖指向Shaw,接着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这个动作再次引起了观众一波又一波的声浪。接着男人就宛如巨人一般向Shaw冲来。
Shaw敏捷的向旁边跳开,男人看扑空了便将手中的剑朝后砍去,剑尖擦着Shaw的咽喉划过,带出了几滴血液。
Shaw没时间理会脖子上的血。她再次躲开对手的斩击,退开几步勉强拉开距离。她拿衣服擦拭了一下脖子上的血迹,迅速上前迎击。男人的攻击毫无破绽,逼的Shaw只能强行用匕首隔下格挡下他的重击。Shaw深知自己硬碰硬绝对打不过对方,所以只能智取。她与对方周旋着,力气终究不如对方大,一剑正中Shaw肩膀,剑尖深深陷入,接着便被Shaw后跳避免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鲜血迅速涌出,浸湿了她的衣物,顺着手臂流到沙地上迅速晕染开。她因疼痛咬了咬牙,接着莽撞的朝对手冲了上去。男人看她似乎是失误般的举动颇为意外,高高举起剑刃向下劈砍,但Shaw 却利用身高的优势下滑,从人的胯下钻过,起身迅速用匕首向对方脚踝处割去,切断了男人的脚筋。高大的身躯脱力的跪到地上,Shaw踢开男人手上拿着的剑刃,毫不犹豫的从身后将对方割喉。
观众席沸腾了。一个女人杀死了冠军!所有人都站起身欢呼着,高喊着一个名字,Shaw。
Shaw的手终于无力的松开了匕首。刚刚剧烈的动作让伤口裂开,更多的鲜血从吓人的伤口中流出。她捂住自己的肩膀,迅速退了场,坐马车回到了Root的城堡。
她跌跌撞撞回到房间里,拿起桌上未喝完的烈酒,毫不犹豫的浇在了伤口上。一瞬间剧烈的疼痛刺激着Shaw每一个神经末梢,酒精灼烧着她的伤口,将伤口上的泥沙冲洗干净。
酒精停止作用后Shaw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拿起仆人送来的纱布,用嘴叼着一端慢慢缠绕在自己的肩膀上。Root在观众席上看到人受伤,迅速赶到了她的房间。她不由分说接过人手中的纱布,动作轻柔而坚定的将一圈圈纱布绑好,在末端绑个结固定住。
“…谢谢。但我没事。”Shaw第一次看到Root认真的模样,愣了一下。
“你管这叫没事?”Root似乎被Shaw的话激怒了,“听着Shaw,你是我的所有物,看到这个R了吗?”Root将Shaw的领子往下拉,露出了她胸口的疤痕。“这意味着,你已经不是你了。你的肉体,你的心,都是而且只能是我的。所以你受伤,就是对我的不尊重,明白了吗?”Root重重锤了一下Shaw刚刚包扎好的伤口,疼的Shaw倒吸冷气。
Root的一番话让Shaw突然语塞,她只能偷偷的翻了个白眼,避开了Root的目光。
“今晚来我房间。”Root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发出会更新的声音】

我是来解释为什么拖更的(…)
最近女朋友要生日了,所以最近在忙着做一个手工的皮包,就 就没时间更新了(…)
我错了(…)女朋友生日过了我就更新呜呜呜

Dominus. 03

-肖根
-古罗马AU


Shaw被带回了贵族的地盘。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Root几乎是在她踏进房里的下一秒就进入了Shaw的房间。
“如果你是来给我送更多酒的,那我也许会热情的欢迎你。”Shaw把缠在手上的布条解开,随意扔在了地上。她看上去心情不错。
“当然,little puppy.看上去你很享受这场比赛?”她翘起了唇角,将拿着的上好朗姆酒放在了她的桌上。
Shaw似乎因为酒的原因原谅了Root对她的称呼——至少暂时不会再把自己的白眼翻上天际了。她将棕色的酒液倒进杯子里,解渴般仰头一饮而尽,被酒精刺激的眯起眼,摇了摇头。“Huh.不算享受。他太弱了。但我几乎快忘了杀人会带给我的愉悦感了。也许你们下次能给我更强的人?我可没这么多耐心陪连剑都不会拿的人玩。”
意识到自家puppy野心的贵族小姐似乎心情大好。“放心,我看了名单,明天上场的会是上一年的冠军。大概不会让你感到这么无聊?”她踏着狐狸般的步伐迈到了人面前,看着对方身上数不清的疤痕,无意中舔了舔唇。
这是她的奴隶。她身上有自己的烙印。她的puppy.
她浑身上下的占有欲似乎都被点燃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把眼前的人戴上项圈,给她喂食名为Root的毒药,让Shaw一辈子眼里,心里,都只能有她。
她转身给自己倒了一点酒含在嘴里,酒精在口腔里的辛辣感让她皱了皱眉头,她上前圈住了愣在原地的Shaw,低下头吻上她的唇。
Root小心翼翼的将嘴里的酒液渡到她的嘴里,温热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
Shaw下意识推开了对方,这个动作让尚未完全吞咽的烈酒呛住了她,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take it easy,puppy.”Root带着玩味的笑容擦去Shaw嘴角残留的液体。“当作是个小奖励?”
Shaw嘴角不受控制的扯了扯,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
但她得承认,刚刚那个吻尝起来不错。
“明天会是一场苦战,puppy.你会想早点睡下的。”
“我发誓,等我赢了比赛,你就完蛋了,Root.”


04👇

http://80334224.lofter.com/post/1dd1c23a_eeb4464a

————————————————————
我 我鸽了(…)
没事 慢慢来(。我们不急 不急

Dominus. 02

-
-

Shaw甚至不知道这个自大的女人把她买下来想做什么。
她揉了揉脖子刻着R的地方——已经痊愈了。但刺眼的大写字母就这么被烙在了身上,并且将伴随她一生。她想到就不耐烦的咧咧嘴。
Root对她不算差。提供给她最爱的牛排,高档的朗姆酒,还有舒适的住处。她甚至找了医生给她疗伤。那医生显然对这位任性的大小姐颇为不满,居然让他治疗一个奴隶。但她始终是奴隶。门口永远都有Root的随从把守着。
Root亲自来到了她的寝室。这是Shaw在那次烙印之后第二次见到她。Root拒绝了随从提供保护的请求,独自面对着这个猛兽。Shaw将阔口杯中的酒液仰头一饮而尽,盯着这个不速之客。
“别这么凶狠嘛,puppy。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Root在她面前坐下,湿漉漉的鹿眼打量着Shaw的全身。这炙热的视线让Shaw皱了皱眉。她站了起来俯视着对方。“但你不知道我会不会伤害你。只要我想我现在就可以把你的脖子拧断。”
“那我应该庆幸我到现在还没被你杀掉?”Root的脸上挂上了笑容,但不同于那天对着贩子的得体微笑,她嘴角的弧度更真实了,甚至带着一点调情的意味。她伸出一根手指隔着衣料在Shaw紧致的腹肌上打着转,指甲刮过肌肉之间的沟壑。
Shaw拍掉了她的手,翻了个白眼。“有什么事吗。还是说你良心发现要让我走了?”
“你得参加一个盛宴,亲爱的,”Root拿过Shaw的酒杯再次倒满了酒,抬手抿了一口酒,“杀戮盛宴。国王每个月都会举办一个比武会——其实就是让奴隶们互相残杀来取悦王公贵族们。但不同的是,比武会第一的人将会得到贵族的身份,效力于将军——也就是我的父亲。”
Shaw挑了挑眉。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找点事情做呢。“可以。但我有额外的要求。比完我会告诉你的。”
“That‘s my puppy.”Root走到她面前,低头亲吻了一下那个R字母。“别死了。宠物在斗兽场上被杀掉主人会很伤心的。
Shaw冷冷的给了对方一记眼刀。“Don’t call me that.”


Shaw当天就被送到了竞技场。她挑选了两把最轻的匕首,被其他身强力壮的奴隶们狠狠嘲笑了一番。Shaw甚至没有挑选防具,就这样拿着两把不起眼的小刀上场了。
从另一边的铁门中走出了一个至少比Shaw高两个头的大家伙。他威胁一般用拇指在脖子上划过,接着就毫无防备的直直向Shaw冲来。Shaw侧身躲过了他第一刀,匕首在对方粗壮的手臂上划过,留下了一个极深的伤口。大个子吃痛的向后倒退,Shaw直接将手中的匕首用力插在了他的腹部。
一气呵成。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
观众席沸腾了。他们高喊着Shaw的名字,声浪此起彼伏。
而Shaw也挺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她扬了扬嘴角,举起一只手宣告着胜利。
而观众席上的Root就不怎么好了。她咬着自己的指甲,双腿在丝绸长裙中夹紧,看着Shaw的眼神充满了欲望。
她等不急想看她的手指有力的干进自己的体内。她今晚就要吃掉这个猛兽。

03👇

http://80334224.lofter.com/post/1dd1c23a_12e344de


TBC.
——————————————————————
下一章就是你们最爱的了(…)等我慢慢来你们忍忍

Dominus. 01

-肖根
-角斗士Shaw 贵族Root
-古罗马AU


周边的喧闹唤醒了Shaw仅存的意识。理智慢慢回到Shaw的大脑里。她猛的睁开眼睛,身体下意识弹起,肌肉的不听使唤让她脱力倒了下去。
Shaw逼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她慢慢活动着手脚,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她被关在一个铁笼里。旁边是同样被囚禁的人们。
看样子,这是个奴隶市场。
“Fuck.”Shaw暗骂了一句。一旁的奴隶贩子发现她醒了,狠狠踢了一脚笼子当作威胁,换来的却是Shaw的冷眼相对。奴隶贩子怵怵地哼了一声。“没有人买走你,你就死定了。”
没有人会买走一个女人充当角斗士的。但她可能会被当做性|奴。贩子们才不管奴隶会被买去做什么。他们只在乎钱。
Shaw盘腿坐了起来。看着笼子外的动静,寻找逃跑的机会。
贩子突然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向外行了一个礼。Shaw抬头向身前望去。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女人。身材高挑,穿着蓝色丝绸长裙,微微弯曲的头发在脑后披撒下来,美丽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尽管这笑容让Shaw作呕。
但她不可否认,站在眼前的确实是一个美人。高挺的鼻梁,深邃的鹿眼,微微突出的颧骨,连嘴角的纹路都这么好看。
Shaw望向她时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她不自然的别过了头,却没发现对方的视线在自己好看的手臂肌肉线条跟突出的锁骨上停留了很久。
“就她了。”清脆的声音响起,敲定了一桩生意。
奴隶贩子一下子两眼放光,搓着手报出了价格。
女人的随从将一袋金币扔进了他的怀里。他点了点,面露难色,却难掩眼中的兴奋。
“不用找了。因为你会后悔你把她这么低价就卖给我的。”女人抬手示意随从上前把人带走。
刚得到一笔巨款的贩子点头哈腰地拿出钥匙交给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退到了一边。
笼子刚打开男人的脸上就挨了一拳。另一个人迅速上前,朝Shaw的膝盖内侧猛踢了一脚,Shaw被迫跪下,随后便被摁在地上用粗铁链拴起了手,还用额头把在身前的一个人撞出了鼻血。
被激怒的随从重重往Shaw脸上挥了一拳。她嘴角渗出了血液,耳鸣的感觉让她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女人颇有兴致的蹲在她面前,托起了她脏兮兮的脸,看着Shaw如猛兽般凶狠的眼神舔了舔唇。
“Be nice,my puppy.”

Shaw被压着去到了一个豪宅。她被绑在了地下室,一盘冷水劈头盖脸砸来,刺激着她被折磨的神经。
“我叫Samantha Groves,将军的女儿。你可以叫我Root。”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Shaw抬眼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前的人,这个名为Root的女人,正用手抚摸着自己锁骨的沟壑。
“你叫Shaw?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她轻轻抓了一下Shaw的锁骨,轻笑着说道。
“让我走。”Shaw的声音极其沙哑。她咽了口口水,将刚刚残留在口腔里的血液一起咽下。
“这可不行,亲爱的。我刚花了可以买下一整个市场的钱买下了你呢。”Root站了起来,将在一旁火堆里烧的通红的烙铁抽了出来。“你会喜欢这个的。”她将铁块摁在了Shaw裸露的脖颈上,剧烈的疼痛使她叫了出声,皮肤烧焦冒烟的味道让她窒息。
Root看着她在Shaw脖子上烙下的R字,笑了。
“从今往后,叫我dominus,puppy.”


02👇

http://80334224.lofter.com/post/1dd1c23a_12d6c874

————————————————————————

之前的黑历史删了,开了个新梗(…
不知道为什么总对烙印或者标记之类的各种诠释主权或占有欲的东西特别执着(…)大概是个抖m。

-枪炮与玫瑰.




她永遠是這樣,冷血而且迷人。
她可以面無表情地將子彈餵進敵人的頭顱,看著對方倒在血泊中翹起嘴角;也可以撩起發尾用炙熱的眼神看著你,踩著狐狸般的步伐向你走來,輕叼著你的耳垂訴說動人的情話,成為騎在你身上動人的搖曳身姿。
她可以面帶和善禮貌的微笑,一舉一動恰到好處絕不越界,優雅端莊,儼然一位家教良好的淑女;也可以從腰間抽出電擊槍,抵住你的脖頸,按下開關看著你脫力摔在地上,再勾起迷人的笑容將滾燙的熨斗抵在你面前,告訴你她是你狂熱的粉絲。
她無情到認為世界上每一個人都只是壞代碼,甚至從不期盼自己的善終,卻又能為某個她在乎的人紅了眼眶向上帝以死相逼,為保全一個人的性命讓黑洞冰冷的槍口對準自己。
她可以是一千個人,也可以是一個人。
她就是那一支纏繞在槍炮上的鮮艷玫瑰。她的瘋狂成為她的利刺,敵人的鮮血是她的染料。

嫵媚,且致命。


————————————————————————
深夜突然出现(…
都快没人记得我了吧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心疼啊QAQ
现在看再甜都是刀QAQ